柳色未新

三次相关,圈地自萌专用小号
我会从梦中醒来,只求你别那么快把我叫醒

【宇龙】想拥抱的刹那(一)

* rps慎入,请勿上升到真人
* 圈地自萌

这是朱一龙第三次抑制住自己想要往脖子上搭的右手,后颈的温度让他无法忽视,微微晃神,在听到主持人点到他名的时候,扯出一个温和腼腆的微笑。旁边的白宇像是坐不定一样,来回晃动的手臂不可避免地和他有所触碰,带着白宇的温度来了又走,如同试探一般,转瞬即逝。

节目还在录制,游戏还在继续,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符合自己人设的笑容,主持人和嘉宾在抛梗接梗中欢声笑语妙语连珠,就像以往每一次一样。朱一龙抿抿嘴,右侧后颈的温度慢慢灼热,仿佛有什么要渐渐烧起来,渐渐破壳而出。

这是一档以嘉宾和主持人互动游戏为主的综艺节目,朱一龙和白宇一起前来也只有一种原因,宣传他们正在热播的网剧《镇魂》。

作为这样的综艺节目,永远少不了吸引眼球充满爆点的游戏,更何况是这么特殊的《镇魂》,或多或少想打点擦边球,提高提高收视率。

当他和白宇都看似做好了准备之后,其实朱一龙的脑子还是有点懵的,这是干什么?画画?画的还是人?他不自觉眨了眨眼睛,紧挨着他的白宇的左手有些别扭地拿着支毛笔,朱一龙的右手虚虚握在上面,像是要教人写字,两人的手还是用红绳绑在一起的,朱一龙看着红绳,脑海里还是刚刚观众席上迷妹们,或许还有迷弟,难以抑制的尖叫声。

生活不易,朱一龙叹了口气,努力忽略他握着白宇的手的事实。

然而不易的还在后面,两位灵魂画手不仅要共同创作一幅画,同时还要面对的是“快问快答”,而只用了左手,有“划水”之嫌的白宇还要负责研磨,墨汁自然是磨好的,白宇也只是装模作样划拉几下子。

朱一龙画得很认真,端详了一会儿坐在前方的女主持,带着白宇的手,不动声色又看似胸有成竹一半,落下了第一笔,随之而来的是主持人的第一个问题……

快画完的时候,努力保持不动的女主持突然“诶”了一声,语气调侃:

“我刚刚看着他们两个人突然想到一个词——红袖添香啊!”

不出意外又是一阵尖叫,朱一龙没跟上他们的节奏,还有些愣神,旁边白宇却已经笑开了。白宇这个人笑起来喜欢手舞足蹈,鲜活地向所有人展示他的开心,他左手自然而然地拉扯了一下,笔杆一动,墨迹随之划了出去。

朱一龙觉得有些好笑,还没来得及瞥一眼自己的搭档,就觉得肩头一重,白宇略显夸张的笑声从耳膜传至脑海,然后像病毒一般将他的思维全部占据,急促的呼吸全喷洒在他的脖颈里。

朱一龙仿佛连同灵魂一起抖了一下,只那么一瞬间。

他后知后觉发现白宇以一种别扭的姿势搭靠在他的肩膀上,笑得有些傻气。颤抖的身体,微热的气息,近在咫尺的距离,白宇的头发戳得他的脸有些痒痒,朱一龙本能地战栗,他甚至想要转过身,想要环住他,想要抱住他,又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奇怪。

你是个演员,朱一龙。

他抬手轻轻推开白宇的头:“人家说的红袖就是你,你还笑。”
“没事儿,能为我龙哥添香,我红袖就红袖了。”他还眨巴眨巴眼睛,颇有之前搭戏时叫“黑袍哥哥”的模样。
朱一龙和他插科打诨了几句,之前被白宇呼吸所触及的那一小块皮肤逐渐发烫,开始向周围扩散,缓慢缺不容抗拒。

没事的,很快就会好的。

忍住不去触碰,不去想念就好了。忍住就好了。

今天收工还算早,捏了捏有点笑僵的嘴角,综艺节目播出来开开心心,拍摄起来格外辛苦。

并肩同行的白宇戳戳他:“龙哥,忙活了一天了都,待会儿回去开黑吗?”

相较于朱一龙的精疲力竭,白宇的精力似乎是花不完一样。

朱一龙整理袖口的手顿了一下,理智告诉他,不要答应他,快点回去,一个人回去。他看着白宇眼底细碎的流光,毫无遮拦的期待与信任,他终是忍不住抬起手,在那块叫嚣至今的皮肤上缓缓碾过:

“好。”

白宇跟他约定了时间就被经纪人带走了,他也上了保姆车,在一片漆黑中,不知是闭眼好还是睁眼好。

他又输了。

他又一次败给白宇了,败给他的笑容,败给他的眼神,败给他伸出的手,败给他静静等他的背影……败给自己不清不楚的情愫。

朱一龙,你是个演员。他再三提醒自己,作为演员,要能入戏,也能出戏。可是他觉得他确实是出戏了啊,他不是沈巍,他也没把白宇当成是赵云澜,演戏时尽致淋漓,离开也干脆利落,他从来都不认为他们一直是沈巍和赵云澜,他只是朱一龙,白宇也只是白宇,而他只是有点喜欢白宇。

这两天的通告铺天盖地,朱一龙和白宇几乎是连轴转,两个人用朝夕相处来说也是可以的,在节目上互怼嘲讽,勾肩搭背,下了舞台又要一起赶往下一个场子。

朱一龙幽幽长叹一口气,为什么会这么赶呢?因为快结束了啊,《镇魂》马上就要迎来大结局了,他们要赶在结局之前做好一堆宣传,电视剧结局了,他们之间的关系联系,也……算是结局了吧?还会再有并肩的可能吗?还会再有双人直播的可能吗?

朱一龙对搭档的演员往往不习惯去深交,时间太短,时间太快,刚是第一场戏,忽的一下大家又要为自己的新的作品做宣传了。

他曾以为白宇也会是他们中的一个,尤其是这特殊又尴尬的拍摄题材,经营好表面关系,在热播宣传期多点互动,而后尘归尘土归土,各自生活。

但是白宇这个人……太特殊了啊……

朱一龙苦笑地看着轻捻指尖,仿佛白宇轻柔而不可触及的吻曾停留在这个上面。

你看你,多可笑啊。

评论(2)

热度(82)